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绥阳文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弦断诗留——廖公弦十周年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遵义日报   发布者:石永言
热度508票  浏览1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3月31日 10:02

  古人形容时间过得之快有一句成语叫“白驹过隙”。时光老人迈着匆匆脚步,时时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弹指一挥间,全国著名诗人廖公弦,辞世已十年。依稀记得,1993年5月,他病重期间,我在筑城省人民医院病房探视他的情景:我握着已经昏迷不能言语的诗人的手,这只握着笔干写出过无数脍炙人口好诗的手,已经显得十分松软了,仅仅有一点儿热力。想不到一同起步文学,又在高中、大学同窗七载的挚友,竟这样永诀了。不思量,自难忘……

  廖公弦是开国后贵州新诗的主要领军人物之一。他的诗影响了贵州一代诗人,甚至影响了省外的诗人。贵州绥阳之所以被文化部命名为“诗乡”,应该说与廖公弦为代表的一批绥阳诗人在诗歌领域取得的成就不无关系。而继他之后的绥阳著名诗人李发模等,亦是在学习他诗歌写作的基础上有所发展而出类拔萃的。如果要在绥阳“诗乡”这面大旗上写下写作新诗的著名诗人,无疑廖公弦是第一人。

  上世纪五十年代,廖公弦在就读遵义四中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斐声贵州文坛。他的诗作已经在当时的“贵州日报”、“山花”、“红岩”、“边疆文艺”等西南报刊上大量刊载了,是贵州文坛升起的一颗新星。

  大学期间,由于学业的精进,他的诗艺更趋成熟,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普遍受到人们喜欢。《山中月》、《望烟雨》等,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2000年,贵州在评选“二十世纪最佳文学作品”时,评出二十位家、诗人的二十部(篇)作品,诗歌就评了廖公弦的短诗《山中月》。这首优美的短诗,在贵州二十世纪千万首诗作中,脱颖而出。

  1958年,诗人在贵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就读大二期间,参与学校组织赴城郊修建阿哈水库劳动写下的《阿哈水库的诗》,在《诗刊》披露后,1959年,作家出版社在编选1958年全国《诗选》时,贵州诗人仅有公弦的这组短诗入选。

  由于公弦的诗常常在《诗刊》、《人民文学》这样全国著名的刊物上发表,又往往刊发头条,故大名不胫而走,闻名全国。他那构思新颖、独特,语言优美、节奏感强,类乎古典诗词、民歌的一首首小诗,常为人们称颂。以致由全国三十多所高等院校中文系协作编集《中国当代文学研究资料》丛书时,在编选国内外有一定影响的一百多位作家的研究专集或合集时,贵州的作家就蹇先艾与廖公弦入选。1985年8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蹇先艾、廖公弦研究合集》。蹇先艾无疑是贵州小说家代表,廖公弦则是贵州诗人代表。让廖公弦与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蹇先艾并列,说明他在贵州诗坛的地位和影响。这是绥阳的光荣,也是遵义的光荣。

  2008年12月,为纪念羊城晚报创刊50周年,文学副刊《花地》50年来荟萃了全国诸多名家名篇,广东省出版集团与花城出版社编印了一套《五十年花地精品选》,在诗歌卷里,贵州诗人仅选了廖公弦的《山中月》与《夜的稻海》。这两首诗当年一发表,即刻受到读者欢迎,传颂一时,曾受到广东著名老作家陈残云的称赞。

  2011年,大学同窗、诗人乔大学君寄来公弦于1962年1月7日抄赠他的一首怀念笔者的五言律诗,其情且深,其谊且笃。今录于下:

  1961年12月31日清晨,接兴咏书,于除夕值班时,寂寥倍加念之;欲以诗遥贺,无奈冷笔为悬,终不得句,权将此情此景,实录告之:“凌晨君书至,除夕倍相思。冷笔纸上抖,热念心中驰。淡言易为文,笃情难成诗。低头对炉火,香烟连五支。”

  华钊 1962年1月7日抄

  赠景龙君

  华钊乃公弦原名,景龙谓大学原名。

  公弦逝世八年后,得到兄遗作,且用毛笔书写,更平添我一段思念之情,良久挥之不去。于是便决定在他的十年祭日,一定要写一篇纪念他的文章。唉!66岁光阴,在这个老年化社会,可谓“英年早逝”,是他从中学开始就吸烟,数十载不辍,夺去了他的生命。他逝世后,我送的挽联是:“弦断音喑,高山流水空寂寂。”“诗留魂爽,落月停云望悠悠。”接着又执笔写了一首悼亡诗:“绥阳才子数廖君,新诗拔萃艺超群。山中月明诗坛照,毕升造字影痕深。古稀未到身先死,七载同窗故园情。南望贵筑泪滂沱,高山流水殁知音。”

  诗里的三、四句指诗人的代表作《山中月》与电影《毕升》(与戴明贤合作)。

  公弦成名后,一直虚怀若谷,从容淡定,为人低调,不事张扬。短短一生,虽然写下大约一两千首新诗,在编选诗集时,选择颇严,淘汰许多早年之作。其实,那些短诗,一片赤子之情,清新稚嫩,不失文林新笋,郁郁乎蓬勃向上,也可圈可点。这样,便只为我们留下《山中月》、《山与我们合影》、《美人醒来》、《廖公弦诗选》四部诗集。公弦谢世后,贵州诗界有感于他的这几部诗集有些难觅,念兹在兹,贵阳市文联又在2011年6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廖公弦诗集》,这部由他公子廖梓阳编选的诗集,虽然收录了一些公弦曾弃之在外的作品,但亦难窥全豹。

  贵州一代诗人廖公弦的许多作品,都为人所称道。在他西归的日子里,当我与友人见面,在提到他时,友人常常自然而然地背诵起他的一些诗篇来。有时与朋友初次相见,一旦提起廖公弦,这新识的朋友也会背诵起他的诗来。这就怪了,为什么我们诗人的许多诗篇,会征服这么多文朋旧友?为何这么多人都钟爱?一个作家,其作品常在读者心中,令人不忘,心有灵犀,那么,诗人便得到了永生。

  诗人早年对美好的家园绥阳,作了倾情的讴歌,《山中月》、《望烟雨》、《太阳雨》、《大山一望》、《夜的稻海》、《我们站在田野上》、《深山笛声》、《山与我们合影》等等诸篇,为我们精心描绘出一幅幅清新、雅致、安详而耐人寻味的画图。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箫声笛韵,一曲曲,在他美好的故园萦绕。为我们留下十分美好的文化记忆,同时亦留下那个时代一幅幅黔北山乡的风俗画,一支支动听悦耳的乡情曲。

  放眼今日绥阳诗乡,长江后浪推前浪。诗人早年礼赞的故土,已然是另一番景象。新的田园诗,新的风情画,已代替“好山好水巧安排/山自错落/水自去来/人间至美是和谐”(《船中寄兴》)“烟雨中笛音湿润润/欲溶化,不溶化/哟,烟雨江山/谁家彩笔堪描画”(《望烟雨》)“我们站在田野上/看太阳收割朝霞//深怕太阳大意/误割了故乡的菜花”(《我们站在田野上》)诗乡绥阳的诗人、作家正握着新时代的彩笔,在描绘诗人早年的理想,早年的憧憬。十年弹指间,诗人的故乡,正起着前所未有的巨变。诗人当含笑于九泉了。

TAG: 诗人 诗乡 绥阳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