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宽阔水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鸟类爱好者翟刚:守护珍藏贵州鸟儿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贵阳日报   发布者:艾冰
热度580票  浏览1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4月12日 12:43

  在前不久贵阳市人民广场上举行的“爱鸟周”活动中,一位摄影师和他的鸟类摄影作品吸引了众多市民赞叹的目光,他就是鸟类爱好者翟刚。在五年多的时间里,翟刚利用业余时间游走于贵州的自然保护区和山野中,拍摄了贵州近三百种鸟类,成为贵州鸟类摄影中的重量级人物。而他最终目标是退休了以后新编一本贵州鸟类志,要为贵州留下一份珍贵的自然财富。

  近日,记者采访了翟刚,了解他爱鸟、拍鸟的故事。  

  我建议大家去观鸟,而不是拍鸟

  “我不是一个摄影家,我只是一个鸟类爱好者!”五十多岁的翟刚这样定位自己的角色。

  事实上,在打算拍鸟之前,翟刚对于摄影和相机完全是外行。

  2006年,在贵州黔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工作的翟刚因为工作的原因在贵州省道真县呆了半年多的时间。工地上单调的日子里,大自然里动听悦耳的鸟鸣和鸟儿美丽的身影,打动了翟刚的心。满眼这么多鸟儿,究竟是什么种类?叫什么名字?怎样辨认这些鸟类?观察过后翟刚发出这样的疑问。于是他有了把鸟儿拍摄下来后再找人鉴定的想法。 

  对摄影一窍不通的翟刚先是托人花八千多元买了一个数码相机带到道真县,但是他发现这个相机要拍鸟实在是太困难了,要么根本拍不到,要么拍出来的都是模糊的。到底什么样的相机才适合拍鸟,翟刚请同事在网上帮他查阅,才第一次了解了单反相机、长焦镜头等一系列的名词。在道真的工程结束后,翟刚回到贵阳花两万六千多元钱购买了一个佳能20D的数码单反相机和一个400毫米的长焦镜头,他这才开始有了一套能真正进行鸟类摄影的装备。

  很快,翟刚就拍摄了两百多张鸟类图片,但是却很难找到能帮助辨认鸟类的人,感觉到十分苦恼。他尝试在网上查找,终于找到中国鸟类图库、中国野鸟图库等几个专业鸟类网站。他如获至宝,经常一张张地翻看,和自己拍的鸟儿做对比,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晚上,但是浩瀚的鸟类图库里有时候翻一个晚上也认不出一个鸟种。看到有人把未知种类的鸟图传到图库里等待别人帮助辨认,翟刚也尝试着把自己的图片传到网上,从而获得了不少帮助;有时候写错了鸟类名,他这个初学者还经常在论坛里遭人批评和笑话……

  就这样一步一步慢慢摸索下来,翟刚终于摸到了门道,同时也认识了一些贵州的鸟类爱好者,有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也逐渐在贵州鸟类爱好者里小有名气,经常有外地鸟会的鸟友甚至国外的鸟友找他当“鸟导”。

  翟刚并不提倡普通的爱鸟者去拍摄鸟,他说要拍一张好的鸟类照片的成本很高,几年里他为鸟类摄影就已经买了多部相机和多个镜头,好在他经济上不用过多的考虑。他估算下来他每拍一种新鸟种的成本大概是1000元,这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他更提倡观鸟,这也是大部分贵州鸟类爱好者的方式,因为只需要一个望远镜,一本鸟类手册,和一个记录本就可以了。还可以把自己观察到的鸟类活动情况记录下来,上传到网上去,和大家分享。

  为了拍鸟而惊动鸟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为了拍一种新的鸟种,翟刚常常不惜一次次奔走在山野丛林中。

  贵州的宽阔水自然保护区有一种珍贵的鸟种叫做翠金尖,是东洋界的代表鸟种,虽然这种鸟类在其他地方也有,但在贵州更容易看到,不少人特意从外地来贵州看这种鸟类。翟刚带领慕名而来的深圳鸟友前往宽阔水自然保护区,然而深圳鸟友最后拍到了翠金尖,翟刚却没拍到。不甘心的翟刚后来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连跑三次宽阔水自然保护区,直到拍到翠金尖才罢休。

  大量的鸟类摄影作品使翟刚也在全国的鸟友中小有名气,昆明、广州等地的鸟会要举办图片展,都免不了向他征集照片;对于海南师范大学、广州师范大学等一些鸟类的研究单位,他也从来都是无偿提供鸟类图片;绥阳布谷鸟之乡图片展览少不了他的作品,广州策划的鸟类博物馆也希望他能提供草海黑颈鹤的图片组……只要是不以赢利为目的的公益、科普活动,翟刚从来都是无偿地提供鸟类摄影作品。

  翟刚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摄影师,因为他并不单纯以追求图片的效果为目的。在拍鸟的过程中,他更多主张顺其自然,尽量不去惊扰鸟儿的活动。他尤其看不惯一些摄影者为了追求照片的效果,专门用石头去惊扰鸟儿飞翔,他认为这样的行为是没有摄影道德。翟刚将自己定位为是鸟类科普者,他的拍摄是为了保护鸟,让更多难以近距离接触鸟类的普通人了解鸟、认识鸟,从而爱护他们,让我们所生活的环境更加丰富而美好。

  然而让翟刚最痛心的,还是许多地方捉鸟、卖鸟的行为。有一些比较常见的鸟,有人到乡下收五块钱一只,卖五十块一只。原来情人谷那段河岸经常看到的鸟,现在就已经很少看到了,就是因为捉鸟的人太多。有一种俗语叫做金画眉的鸟,捉来就可以卖三百元,养一段时间驯化过后就可以卖上万元,这个利益诱惑太大。捉鸟的、养鸟训鸟的和卖鸟的已经形成了一条利益链。此外,吃鸟的行为也对鸟类的种群带来了较大的伤害,尤其是有些人使用粘网捕鸟,拦住了鸟儿飞行的路径,一捕就是几十只。

  有一次和海南师范大学的一位鸟类研究者去观鸟,这位研究者打算捕捉一只珍贵的鸟类作为研究,被翟刚制止了。翟刚说,“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捉这种保护的鸟类必须要经过省林业厅的批准。你作为一个科研单位,你没有资格捉。”一席话也让这位研究者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 

  我的目标是要修贵州鸟类志

  “贵州有两个世界级的鸟类栖息地,一个是草海自然保护区、一个是宽阔水自然保护区。其实每年有很多人从全国各地甚至从国外来我们贵州观鸟的。”翟刚说。

  贵州的鸟类资源十分丰富,有460多种(含亚种),在全国属于鸟类资源的中上水平,然而这样一个丰富的自然资源在贵州却少有人关注。翟刚估计,在贵州能长期坚持下来的资深鸟类爱好者也不过20余人。

  翟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贵州鸟友也曾经想过要建立一个协会开展爱鸟观鸟的活动,但是资金来源和管理都是面临的问题。在经济社会还较为落后的贵州,观鸟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还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翟刚介绍说,比如在香港,政府专门划定一个保护鸟的公园来让鸟会管理,这样参观费的收入就可以维持鸟会的开支;而深圳鸟会则是采取会费制的方式运作,而整个协会有几百人,协会也可以正常运作起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一些地方,爱鸟协会的功能已经不仅仅限于爱鸟、观鸟,还扩展到了鸟类的救助、非法捕猎售卖的监督等等功能,

  翟刚认为,贵州目前要做到这些还有着相当的难度,十分不成熟。翟刚觉得现在能做的就是能尽可能多地拍摄贵州鸟类的照片,帮助更多的人认识鸟类,爱护鸟类,带动更多的人关注自然和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现在去实现我们可以完成的目标,我们这代人做不完的事情,自然还会有下一代人接着努力。

  “我身边的人大多喜欢打麻将、喝酒,但是我投资这么多钱,花了这么多精力,不为别的,我以后要修编贵州鸟类志。”翟刚说。

  翟刚的家里有一本1989年修编的《贵州鸟类志》,翻开这本黑白版的志书,里面很少有图片介绍,偶尔的配图也是鸟儿的素描,很难对比辨认。而这样一本志书,对于那些想了解、认识鸟类的普通人来说,所能起到的帮助太有限了。

  想起自己初学入门时的艰难,翟刚希望能修编一本《贵州鸟类志》,用丰富的图片和影像资料,为更多普通人打开一扇鸟类科普的大门,也为贵州留下一笔珍贵的自然财富。

  本报记者 艾冰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TAG: 观鸟 贵州 宽阔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