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综合信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湖南官员实名举报药监局前局长:操盘金银花改名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刘星 贾宸琰
热度354票  浏览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8月13日 12:30

  举报人称邵明立操盘金银花改名 国家药典委回应称更名没问题

  8月12日10点37分,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自己的微博账号“御史在途”上,公开实名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现国家药典委常务副主任委员邵明立。

  陆群称,2005年前后,在邵明立操盘下,国家药典委将中国南方地区传承上千年的“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金银花”则成为邵明立老家山东“忍冬花”的专用名。陆群表示,这一行为给南方多个金银花种植区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当晚19点,国家药典委员会回应称,金银花、山银花的分类并没有问题。曾任国家药典委员会中药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北京大学屠鹏飞教授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虽然“金银花”、“山银花”功效没有差距,但成分上确实存在不同,应该进行分类。

  不过这一观点并非没有争议,西南大学中药药理学教授徐晓玉就一直反对这种区分,她在多篇论文及文章中指出,金银花与山银花命名下的忍冬属5种药材的主要化学成分之间,只有微小的含量差别,这种差别尚不能进行任何的临床判断。

  学术争议的背后,是“金银花”这一名称所蕴含的巨大商业价值:由于2003年SARS防治走红,南方“金银花”种植迅速发展并对北方造成了冲击。据此前湖南媒体报道称,山东平邑一家金银花公司一度通过公关公司制造舆论,造谣称南方的山银花会导致上火。

  “表面看,这是个学术问题,其实,是个严重的腐败问题。”陆群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将逐步公布相关证据,驳斥国家药典委的回应。

  被单列的山银花

  “金银花”作为药名首见于南宋的《履巉岩本草》,《中国药典》则是从1963年版开始收载金银花,当时的金银花植物为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

  1977年版《中国药典》中修改了“金银花”的植物来源,包括忍冬、红腺忍冬、山银花和毛花柱忍冬,这也是“山银花”第一次出现在《中国药典》中。这一分类历经1985、1990、1995、2000年4版药典没有变动。

  到2005年版的《中国药典》,金银花与山银花被分列为药典目录,其中金银花只对应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山银花则包括了“红腺忍冬”、“华南忍冬”、“灰毡毛忍冬”、“黄褐毛忍冬”四种植物。

  这次药典中被分出的“山银花”即此前的南方“金银花”,在湖南、广西、重庆、贵州等地种植,其中湖南隆回种植的主要是“灰毡毛忍冬”。

  这次改名争议巨大。金银花走红于2003年的SARS期间,在当年中华中医药学会的一份SARS预防指南中,曾多次提到银花(金银花的别名),这一度导致金银花的价格暴涨,并开启了南方金银花种植业的跃进。也是在此之后,湖南省隆回县逐渐成为重要的南方“金银花”产地。

  改名之后,金银花开始刻意强调与山银花的不同,曾经一度流行的说法包括,金银花除了含绿原酸外,还含有作为药用成分的木犀草苷,山银花则不含木犀草苷,这一说法也出现在了多个北方金银花销售公司的网站上。2010年,《湖南日报》甚至专门刊发报道,提醒本省农民注意两者的区别,这篇报道也特意提到,山银花不含木犀草苷。

  但徐晓玉提供的试验分析数据显示,这一结论并不成立。在她提供的数据中,从山东平邑采集到的金银花中,木犀草苷的含量为0.0739%,封丘的含量为0.058%,而秀山的灰毡毛忍冬中,木犀草苷的含量则为0.019%到0.096%不等。

  除木犀草苷的含量外,皂苷的含量成为另外一个争议点。

  屠鹏飞表示,2005年药典对金银花与山银花进行区分,不是从功效考虑,而是从成分和安全性上考虑。

  “功效的话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两者成分不一样,安全性也不一样。”屠鹏飞称,金银花中皂苷含量极低,而灰毡毛忍冬中皂苷这种成分比较多,灰毡毛忍冬皂苷是溶血的,不能注射,不能作为注射剂,只能口服。把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开也是为了保证医疗安全。

  屠鹏飞说,最早的时候灰毡毛忍冬其实都没有进入药典,相当于国家没有认可。2005年被认可后,他们现在是想更进一步,但这并没有足够的结论支持。他表示,陆群的举报“没有科学依据”。

  隆回县特色产业开发办党组书记王志勇则表示:“2005年的药典改版时还没有皂苷这一说,皂苷溶血是2008年南京一个研究所发布的一篇论文,此后国家药典委为了说服南方反复引用这一说法。”

  徐晓玉在一篇论文中称,金银花与山银花命名下的忍冬属5种药材的主要化学成分之间,只有微小的含量差别,这种差别尚不能进行任何的临床判断。

  湖南卫视称公关公司抹黑山银花

  在学术争议背后,对金银花商业品牌的争夺则早已展开。

  金银花、山银花之争的报道最早见于2005年7月15日《人民日报》第六版《山银花不是金银花 种植要小心》一文,该文的作者蒋高明、李先恩分别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称,“山银花并不是金银花。虽然金银花和山银花都含有绿原酸,但作为药用成分的木犀草苷,金银花含量比较高,山银花含量很少。因此,2005年版《中国药典》只规定了金银花为忍冬科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初开的花为正品金银花”。

  然而,2005年3月的公开报道显示,蒋高明、李先恩等专家为山东平邑县九间棚村的高级技术顾问,蒋高明还在该公司设立了博士后流动工作站和临沂市金银花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2013年,一家媒体刊登了《加多宝王老吉等凉茶被疑用山银花代替金银花》一文,文章称“金银花和山银花的药效却有很大差别”,并借全国人大代表、九间棚公司董事长刘嘉坤之口点出“金银花是凉性的药材,而山银花恰恰相反,是热性的药材”。

  金银花是凉性、山银花是热性这一说法,并未见诸国内的任何医学材料,而屠鹏飞也承认,金银花与山银花功效相近。

  但这仍然对湖南等地的“山银花”产业造成了巨大影响,此后湖南卫视特地组织了系列节目《隆回金银花“逆袭”》为“山银花”正名,并直指问题的根源就在2005版药典对金银花和山银花的分类。

  此外,湖南媒体还报道称,九间棚农业科技园有限公司曾通过商界永道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抹黑山银花。

  商界永道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是商界传媒集团旗下的专业顾问公司,公司总部在重庆,主要从事品牌塑造、渠道招商等服务。2011年6月开始,该公司连续策划了4篇包括《百万山银花遭淘汰,紧缺10亿株金银花花苗》在内的报道,刻意区分金银花与山银花,报道中甚至有“山银花和金银花指纹图谱不一样,且不含木犀草苷,又因其药性属热性,而金银花性寒味甘,如果将山银花当金银花使用,严重者会危及生命!”这样的字句。

  这一批策划出来的稿件,如今仍然能在凤凰网等网站中看到,而这一案例也成为该公司的经典案例,被制作成PPT展示给客户。

  此后,在湖南卫视《隆回金银花“逆袭”:网络不实传言诋毁谁是幕后黑手?》节目中,记者曾暗访了该公司,该公司营销策划公司副总监文海军对着镜头表示,“跟我合作之前,他们金银花2011年的销售额还不到600万元,跟我合作以后,他们的金银花跟我合作才七个月,销售额就突破了1700万元”,“山银花是淘汰品种,谁说的,我说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至今仍在运营,今年7月30日还发布了最新招聘信息。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文海军,以客户的身份询问是否还能“接活”,帮助小公司进行策划,文海军回答:“策划是我们公司的业务之一,公司开着肯定要接活呀。”谈及价位,文海军称自己要看具体情况,现在不方便谈。当中国青年报记者问到金银花的策划是否对公司产生影响时,文海军回应称:现在有点事,明天再联系。

  九间棚农业科技园有限公司一直是强调金银花与山银花区别的先行者。记者注意到,金银花山银花之争中多有表态的中国经济林协会金银花专业委员会正是由该公司董事长刘嘉坤牵头发起的。

  九间棚农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廉士东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国家药监局把南方这些所谓的金银花改为山银花,九间棚没有做任何的公关,和国家药监局的人没有任何联系,这纯属于国家药监局他们的职务行为。

  廉士东同时否认公司说过山银花会上火,“我们只是一直说一些科学家研究的成果,发表的论文,根据初步研究的一些成果,山银花是热性的,金银花是凉性的。”

  廉士东表示,他们和重庆公关公司的合作是正面宣传,那是2011年,合作了8个月,不存在暗中中伤一事。


2013年6月1日,在湖南省桂阳县方元镇上谷田金银花种植基地,工作人员正采摘金银花。
CFP供图    (资料图片)

  将逐步公布相关证据

  陆群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是在今年5月接到隆回农民投诉后,进行相关调查,确认后才决定举报的:“湖南这边的‘金银花’很多都是扶贫项目,这名字一改,给国家和农民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

  陆群并未向记者出示邵明立涉嫌贪腐的证据,但他表示,邵明立与此事难逃干系:“一个是邵是山东人,最后‘金银花’就变成了山东的特产,这显然应该利益回避才对,此外我们省里曾经多次去找过总局,希望把名字给改回来,但他们的工作人员说是老局长定的,就是不给改。”

  公开资料显示,邵明立,1951年10月生,山东济南人,1995年担任卫生部药政管理局副局长,历任卫生部药政管理局局长,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局长,2008年至2012年,担任卫生部副部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2012年2月,国务院免去邵明立的卫生部副部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职务。国家药典委员会官网显示,邵明立现任国家药典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

  陆群认为,从改名到后来的一系列公关抹黑,实际上就是利益集团在有计划地打压南方的“金银花”。他在微博上写道,“国家药典委将南方金银花改名为‘山银花’,除了给南方金银花种植户和药厂带来巨大经济损失、给中医界带来混乱、给邵明立家乡的金银花开发商带来巨大利益外,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记者联系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方在晚间回电称,已经在国家药典委员会的官网上作出了回应,并称如果有新情况,将及时在官网进行更新。

  该回应简单介绍了“金银花”在药典各版本中的历史,但并未提及举报一事。

  陆群表示,这个回应很荒谬,他将撰文驳斥,并会逐步公布相关证据。

  本报北京8月12日电           (来源:http://zqb.cyol.com/html/2014-08/13/nw.D110000zgqnb_20140813_1-05.htm

TAG: 腐败 金银花 药典 举报 公关抹黑 学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