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综合信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陆群曝光两大"新证据" 称金银花更名为利益集团操纵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华声在线   发布者:戴鹏 胡信峰
热度427票  浏览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8月15日 09:13

  陆群深夜约见本报记者,公布两大“新证据”

  回应网友:“奉旨爆料”莫须有,为民请命不收兵 驳斥回复:逻辑“混账” 隆回干群力挺:坐等调查结果


■制图/杨诚

  核心提示

  华声在线讯(记者 戴鹏 胡信峰)“南北金银花之战”火速升温:国家药典委员会原主任钱忠直的公开回复,被陆群批为“混账”逻辑;面对网友质疑,陆群再公布两大证据,并表斗志:“奉旨爆料”莫须有,为民请命不收兵。同时,更名风波中受创最重的隆回人民火线中发声驰援:“感谢陆群,我们力挺他!”

  8月12日上午起,陆群公开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为利益集团代言,给数万花农造成无比重大的损失,严重破坏民族团结。

  “南北金银花之战”火速升温,陆群也成为全国焦点人物。

  8月14日深夜,陆群再次约见三湘都市报记者,他表示自己对这次“金银花之战”仍斗志未减,相信自己一定能够为花农讨回公道。

  陆群告诉记者,今年5月湖南隆回县的花农、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向他反映隆回的受损情况。他经过3个多月的实地调查发现,南方金银花更名并非学术之争,更多是幕后利益集团操纵。

  陆群公布了两大新的证据——

  【证据一】

  未及时辟谣,涉嫌渎职

  金银花、山银花之争的报道最早见于2005年7月15日《人民日报》第六版《山银花不是金银花种植要小心》一文,该文的作者蒋高明、李先恩分别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称,“山银花并不是金银花。虽然金银花和山银花都含有绿原酸,但作为药用成分的木犀草苷,金银花含量比较高,山银花含量很少。”

  然而,2005年3月的公开报道显示,蒋高明、李先恩等专家为山东平邑县九间棚村的高级技术顾问。

  2013年,一家媒体刊登了《加多宝王老吉等凉茶被疑用山银花代替金银花》一文,文章称“金银花和山银花的药效有很大差别”,并借全国人大代表、九间棚公司董事长刘嘉坤之口点出“金银花是凉性的药材,而山银花恰恰相反,是热性的药材”。

  金银花是凉性、山银花是热性这一说法,并未见诸国内的任何医学材料。

  这些说法对湖南等地的“山银花”产业造成了巨大影响。

  陆群说,当九间棚公司请黑公关公司造谣南方金银花的功效时,国家食药总局和国家药典委作为最为权威的机构,有责任为南方金银花正名。但实际情况是,面对南方金银花种植地区政府多次上书请求辟谣,两个部门都置之不理。陆群认为,国家食药总局在此事上涉嫌渎职。

  【证据二】

  出台文件,却无法执行

  2005年,国家药典委将南方金银花改为山银花之后,国家食药总局出台文件,通知原配方中使用金银花的食品和药品,在向国家食药总局申请备案后,可使用山银花。

  同年7月6日,国家食药总局发布了补充通知,其内容明确规定了申请备案的四个步骤。通知规定,申请备案时间截止到同年8月1日。陆群将该通知所规定的四个步骤咨询湖南省食药局,工作人员告诉他,其中一项步骤完成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四个申请步骤全部完成最快都需要六个月。一个月内完成申请备案,根本无法做到。

  据媒体报道,自2005年以来,原山银花用量巨大的双黄连口服液生产厂家河南太龙药业,一直致力于将处方中的“金银花”更改为“山银花”,但是即使双黄连口服液处方发明人邢泽田教授出面奔波,至今也未能获批,“审批过程中受到了阻挠”。

  陆群呼吁,国家药典委应该将2005年修订《中国药典》时,改名的会议纪要、专家意见以及改名的整个过程全部予以公开。这样改名幕后的利益勾结就会水落石出。

  陆群表示他还有大量证据,可为举报事实提供证明,并即将向社会公布。

  “这一战不大获全胜,决不收兵。”陆群说。

  驳斥回复

  主任回复,陆群痛批

  此前,国家药典委员会原主任钱忠直对此质疑公开回复称:将山银花单列,是因为南方金银花和北方金银花化学成分存在巨大差异。

  钱忠直称,北方金银花的有效成分以木犀草苷为主,南方金银花木犀草苷含量甚少,主要以绿原酸为主,二者成分差异较大。为保护传统道地药材,2005年版药典把北方金银花作为金银花药材的惟一来源,南方金银花并入山银花项下。

  但这与湖南专家此前的试验数据并不一致,而陆群更公开批评钱忠直的逻辑为“混账”。

  陆群举例说,在历代本草著作中,金银花主要以藤(茎干、叶)入药。如今国家药典中,同时收录了金银花的藤和花,并明确规定金银花藤的植物来源包括北方和南方种植的4种植物,但金银花的花,只规定唯有北方金银花一种。

  “也就是说,药典荒唐地认定,南方金银花和北方金银花的茎干可通用,但开花则不一样。这是典型的舍本逐末。”陆群坦言。

  回应网友

  网友质疑“奉旨爆料”

  陆群坚称是为民请命

  8月14日下午,陆群在腾讯微博接受微访谈时,有网友质问陆群“怎么演变成网络实名举报的?动机是什么?有没有人说@御史在途是奉旨爆料或者个人主义什么的?”

  陆群在微博中回复该网友:“说什么的都有,但好像没听说‘奉旨爆料’的,呵呵。”

  对此,记者与陆群长谈时,他表示作为一个中国公民,自己有权利为家乡的金银花受到不公平待遇而抨击不法利益方。

  专家观点

  张伯礼(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当年修订《中国药典》时,大部分专家认为金银花与山银花产地不一样,外形、用药经验也都不一样。一些研究数据也表明,两者的化学成分也有较多差别。

  肖伟(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

  金银花可作为中药注射剂原料,而山银花用于中药注射剂就会存在安全隐患。

  徐晓玉(西南大学中药药理学教授)

  在多篇论文及文章中指出,金银花与山银花命名下的忍冬属5种药材的主要化学成分之间,只有微小的含量差别,这种差别尚不能进行任何的临床判断。

  卢颖(中药标本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博物馆馆长)

  我们很多做科研的也觉得很奇怪,药典委为什么要特意把金银花分开,分成两种名称。现在的“金银花”和“山银花”,本是同科同属,可以通用。两种植物成分可能有细微的差异,但这点差异是不是造成了功效的差异?我保留意见。

  现场连线

  店铺多关张,隆回誓等结果

  当地人力挺陆群:感谢他为南方金银花正名

  “感谢陆群,我们力挺他,他为花农代言,为南方金银花正名,产业已到死亡边缘。”8月14日,对陆群举报事件,隆回县小沙江镇党委书记段小红发声力挺。

  段小红介绍,1970年代起,隆回县小沙江、麻塘山、虎形山等乡镇就大规模种植金银花,至今该县种植超20万亩,产量占全国六成。小沙江镇作为主产地之一,家家户户都曾种植,高峰期该镇年产干银花6500多吨。

  店铺多关张

  8月12日,小沙江镇中心地段的药市街,有上百家经销门面,长达1公里。该镇一度是全国最大的金银花集散地,药企商家云集。

  而繁华已成往事,大部分门面如今已关闭。经销商阳锡存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今年还没往外发一次货,这几年金银花都不好卖,很多店里都堆满了货。陆群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隆回县鸿利药业公司总经理舒利经销金银花有30余年,以前主要给国内几个有名的药厂供货,每年出货量上千吨。

  隆回金银花被更名山银花后,生意渐冷,原来抢着要采购的厂家代表都躲着他,几百万吨的金银花压在仓库里,“再这样继续,整个产业就瘫痪了!”

  缩水已过半

  而今,所有大面积种植户都在赔钱,一些种植户已无心打理,或改种其它经济作物,或外出务工。

  “去年全镇的干花还有6000吨,今年不到3000吨,缩水过半。高峰期经小沙江销往外地的金银花有1.5万吨。”这一数据,让段小红忧心忡忡。

  产量逐年下滑,政府大力扶持的产业面临萎缩。“陆群微博举报”一事,让段小红以及关心这朵花的很多人看到了曙光。

  “‘中国金银花之乡’竟然不产金银花,不是个笑话吗?” 舒利告诉记者,近几天一有时间就会上网看看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特别希望能听到“南方山银花,就是金银花”。

  “产业做起不易,一字之差,却关系着千万户百姓的命运。”段小红期待“金银花之战”早日有结果,“这不仅是我,更是南方五省区花农的期盼。”

  信心仍留存

  对于花农,从200元/公斤到跌至不足20元/公斤,滞销导致数万人生计窘迫,急火攻心,“中国金银花之乡”求援。

  隆回地方官员说,他们不会舍弃隆回金银花的“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和“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品牌,抓住国药控股湖南有限公司助推的机遇,创新金银花产业发展模式,规范金银花种植加工标准,加大研发力度,“即使流言未尽,不论现状如何,我们不会放下这块金字招牌。”

  ■记者 戴鹏 胡信峰

TAG: 渎职 金银花 辟谣 造谣 中国药典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