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绥阳文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影三个遵义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贵州日报   发布者:杜兴成
热度511票  浏览1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2月28日 08:42

  “军影”是我们单位的简称,全名应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人们又称“八一厂”。

  八一厂成立至今,据我所知,只有三个本土遵义,一个是“文化将军”陈沂的公子陈东岗(厂办公室主任),第二个是上世纪50年代参军离家的杨秉忠(故事片室政委),第三个就是我(专业作曲家)。我们三人的老家都很好记,一个在沙滩,一个在老城,一个在杜家堰坎。

  除老杨稍大一点外,我和东岗同龄。同在一个单位工作,同在一个大院生活,遵义老乡见面倍感亲切。特别是杨秉忠,他自从离开家乡后没回去过几次,尽管遵义有他年迈的母亲,贵阳有他同胞妹妹,可这位性格奇特的老乡,他宁肯接母亲来北京住一段时间,也不愿自己回家乡去看看。然而,他又十分怀念遵义,每次见面只好从我口中打听些家乡的消息。我是少不了年年回家过春节,我还经常给他带绥阳辣椒和绥阳面。

  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八一厂”是由遵义籍老乡——时任总政文化部部长陈沂将军50年代亲自筹建创办。

  陈东岗在“八一厂”时间长些。杨秉忠从总政话剧团调来。我和扮演毛泽东的演员古月80年代才由昆明军区进京。“文化将军”陈沂以及他的爱子陈东岗,还有战友古月已相继离开我们而去,活着的两个遵义人如今已步入老年行列。

  记得我刚到“八一厂”时,第一次与陈东岗见面他便主动说:“我也是遵义人呢!”

  我不太相信,于是同他对起家乡话来,可他一句也不会。他说:“我听得懂,但不会讲”。

  心想:“怎么这个遵义人不会说家乡话呢?”我半信半疑。直到有一年遵义市图书馆要搞一次“黔北文化名人”资料图片展,来京的一位馆长要复印我的大批资料,并且通过我联系陈东岗,也向他索取些陈沂将军的图片。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和我亲近的遵义人说不成家乡话。

  从那以后,我知道了陈东岗家里发生的更多故事。陈沂原名余立平,1912年生在遵义新舟,此地是沙滩文化的发祥地。他16岁离开家乡去成都上学,18岁参加革命,新中国成立后成为首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陈沂将军曾用“陈毅”的笔名发表作品,但后来因与陈毅元帅重名故改叫陈沂。他德高望重,倍爱人才,他任部长那些年,部队文艺工作蓬勃发展,成就卓著。许多作家艺术家都得到过他的扶持,包括“八一厂”原厂长王晓棠等。诚然,他的儿子陈东岗耳濡目染,6岁时手风琴就拉得很好。据说有一次演出结束时,主持人介绍说:“这是陈沂部长的儿子,”毛主席、周总理都十分高兴,还特意同小东岗握手,夸他“琴拉得好,长得也可爱”。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一家人享受幸福生活时,1958年,陈沂将军被错划成右派,下放到黑龙江劳动改造整整21年。1968年,陈沂的夫人马楠也不幸被捕,而且同关一所监狱。可以想象这期间的陈东岗几兄妹在没有父母照管的日子里,过着怎样一种生活……

  我和陈东岗见面最长的时间莫过于每年的“八一厂”“小百花奖”评选期间,看出他当时工作的不快和精神的压抑。再过没多久,他住院了,得的是直肠癌。

  陈东岗的病情是拖出来的,等到了晚期再回上海住进第二军医大学时,各方面的脏器都出现了问题。陈沂万分痛悲地同“八一厂”门诊部徐明顺说:“徐主任啦,我那个小崽儿真是多灾多难啊,小时候没有父母照顾,长大后又不在我们身边,得了这个病,命真苦啊!”白发人送黑发人,东岗是在上海离我们而去的,年仅49岁。

  我和总政文化部的几任部长都有过接触,特别是刘白羽部长、李瑛部长、徐怀中部长都曾关心和帮助过我。我们都是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的获奖作者。惟独陈沂部长我没见过面,这是一大遗憾。好在他的儿子陈东岗与我同一个单位,而且我们还留有一张珍贵的合影。

TAG: 杜兴成 遵义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