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双河洞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探访中国第一长洞贵州双河溶洞群手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贵州都市报   发布者:王永懿
热度334票  浏览1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3年3月10日 18:04

  2月14日星期五阴有小雨

  从贵阳出发,到达绥阳县后受到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绥阳县县长袁竞向专家们介绍了对双河溶洞目前的保护情况。

  晚上休息时,在让·皮埃尔的电脑上,我惊奇地发现他打开的许多页面上都有一幅徐霞客的工笔画像。他通过李坡告诉我,他在法国唯一能买到的游记就是徐霞客的《名山游记》,他们都很喜欢他、佩服他,所以在他自建的网站上,徐霞客的画像就占据了每一个打开的页面。皮埃尔的网站上,能查阅到世界上所有勘测过的洞穴资料,贵州省的也都一一名列其中。

  2月15日星期六阴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元宵节,但我们从一早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经过昨晚的商议,将所有人员分成三队,到麻黄洞、杉林洞、响水洞进行勘测。我跟随理查德、西里瓦、娜提莉和李坡进了杉林洞。

  杉林洞和麻黄洞同为双河溶洞群的最主要的部分,几乎所有的其它支洞都与之相连。该洞洞体巨大,钟乳石虽分布不多、不奇,但都很粗大,洞中空气流通良好,干爽清新。

  三名法国人负责测量,这次他们带来了红外线测量仪,比以前的皮尺精确了许多,但有些地方的测量也少不了皮尺。我与李坡在一个支洞的水里发现了一些动物腿骨和牙骨,在一块巨石的旁边我们发现一个竖井,李坡和理查德用绳子吊下去查看,半个多小时后回来告诉我,在水中发现有鱼,但并没有变色,估计是从洞外被阴河水带到洞内来的。

  早上准备的中餐油煎饼没有炸熟,结果我只吃了一根小火腿肠,晚上8点回到住地才吃晚饭。

  2月16日星期日阴

  昨天晚上,专家们从卫星图片上发现双河与山另一面的让水村之间有一裂缝,决定分三组人到让水村,分别对大洞及大、小鹰岩洞进行考察。我跟随钱治、西里瓦和尼古拉到大、小鹰岩洞。

  顺路先到小鹰岩洞,这个洞离路边不远,洞中有股极清澈的水流出,在一片凹地里形成一个小水潭。顺着一个高5米左右湿滑的台阶爬上洞口,我顿时傻眼了,洞口处就是一小片干地,一块从穹顶落下的巨石正好挡在洞口,洞中还有一高6米左右的瀑布从一个小洞口飞泻而下,形成一处“洞中黄果树”。尼古拉和西里瓦为了攀上这个出水的洞口,不得不花了一个小时在岩壁上打上岩钉,攀岩从侧面进去。我与钱治二人则到大鹰岩洞当“先头部队”。

  大鹰岩洞与小洞相距不过百米,从路边一石桥处顺小路下去数十米,豁然开阔,高达80余米的洞口外是一大片草地,从洞中流出的水在草地上形成一条小溪。沿右边绝壁有一条羊肠小道上去,在靠近洞顶的地方居然有一座破旧的“莲花寺”,坐落于一块20余平方米的平台上。从这个平台向下看:洞中的构造与小鹰岩洞相似,也是两级叠水瀑布,在洞中形成深潭,我们无法进入。只好回到小鹰岩洞等待。下午5时尼古拉两人出来,他们说小鹰岩已完全走通,洞中还有两个落水瀑布,另一面的洞口是在一片森林里。

  今天另一组人对最有希望与双河溶洞相联通的大洞考察,只进去3公里不到,在洞中遇到一个深潭,无法通过,只好改日再来。

  2月17日星期一阴

  昨天在小鹰岩洞口跌了一跤,摔伤的膝盖早上起来后开始发炎,无法进洞,于是跟随贺文、娜提莉、让·方索一起在双河洞附近寻找地下出水口和水源,测量水质。

  在一个叫大元子的一农户家屋基脚下有一洞,据说以前涨水时该洞中有许多不知名的、重达一两斤的大鱼冲出来,后来洞口被大石堵住,就只出水不出鱼了。

  让·方索原来是来“旅游”的,工作时他只能帮助打打下手、拿点东西,真正忙的时候是看到好风景,几台相机拿出来忙得不亦乐乎。

  2月18日星期二阴

  今天跟随让·皮埃尔、若伯尔、钱治、贺文等到蛇霸沟寻找水源和新的溶洞口。村民们说这里以前蛇很多,但现在被打得差不多没有了。

  在村子后山,我们找到一个水洞,他们分析,这个洞应该与让水村的洞是相连的。洞口在距地面6米左右的峭壁上,59岁的若伯尔率先钻了进去,我们随后进入。洞道狭窄,直行40米,发现一10余平方米的厅,高仅两米,阴河水将前路完全封死,无法继续前行。

  随后,我们又找到山腰上的另一个洞。洞口可容一人爬入,几米处就是一个巨大的洞厅,钟乳石不多但形态各异,特别是几根从穹顶垂下的玉白色钟乳格外漂亮。这个洞经测量后发现只有200多米,且是一个独洞。带路的孩子们给我从树林里采了几株已盛开的兰花,异香扑鼻。

  2月19日星期三阴

  今天分成四组,分别测量位于让水村的几个洞。我跟随理查德、李坡一组到大洞。

  这是这次考察最给予希望的一个洞,若该洞能证明与双河水洞相通,则双河溶洞群的总长度将有可能超过80公里。

  名曰大洞,但洞口极小,需爬行10余米才能进去,然后又得像壁虎一样在如小山的洞中落石上攀行,才能上到一个50多米高的平台。在平台右壁一仅容一人通过的石缝里又向上数米,是一小凹槽,旁边就是深达80米的一个竖井,要在岩壁上打多处保护,中途换三次绳子,才能下到底。我和让·方索只好望井兴叹。

  晚上回到住地,钱治告诉我,他在大鹰岩洞里发现了一条长达一尺左右的乳白色蝌蚪,可惜潭水太深,无法捕捉。今天对大洞的测量只进行了5公里,没有什么收获。

  2月20日星期四阴

  今天进了另一个主洞——麻黄洞。这个洞很长,也很复杂,支洞众多,若没有专人领路,十年八年都走不出来。因为这个洞有两层,在第一层走到头后是一大堆乱石,从乱石中的一个小缝里向上挤过,才能上到另一层,在第二层洞走了很久,有一个水潭,我终于看到了透明的蝌蚪,但由于这儿的水较浅,蝌蚪都比较小,最大的只有七八厘米长。离开这个浅潭,让人想不到的是在一片阴河旁的沙地上,竟然长出一片白色的菌类,还有一株长得像天麻一样的单株植物,这些需要阳光的东西竟然在这常年黑暗的地方出现,让人百思不解。

  今天,另一组人在大风洞发现一具动物的头骨和腿骨化石,头骨不大,腿骨却很粗,长有不长的犬牙,也无法确定这是个什么动物。

  2月21日星期五多云

  今天全队到龙塘子洞,这是除了真教洞外最远的一个洞。该洞隐在一山谷中,四面峭壁林立,清冽的阴河水从洞中流出,在洞口处形成一极大的“龙塘”。偶尔一阵大风从山腰拂过,掀得落叶缤纷,漫谷飞扬,让人心旷神怡。

  进洞要用皮划艇,在洞中测量较难,今天只测量了不到3公里。

  2月22日星期六大雾

  今天,跟随中方专家进皮硝洞。该洞极大、极长,从洞壁的一个小支洞口钻过去,就是著名的石膏晶洞。

  石膏洞内部分已被破坏,走在洞中,上下左右的石膏晶体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犹如进入水晶宫一般,变化多端的石膏结晶让人目不暇接,舍不得离开。

  晚上得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法方专家在龙塘子洞里找到了与双河水洞连接的支洞,将以前的推测完全证实,将10公里长的龙塘子加入,双河溶洞的总长已接近65公里。

  2月23日星期日晴

  今天,继续对龙塘子洞进行测量。晚上,尼古拉一回到住地,就兴奋地大叫“very good!”原来他今天从龙塘子洞的一个支洞里走通后,竟发现了真教洞里的测量标志,这说明两个洞相连通的理论推断是正确的,将真教洞的长度加入后,双河溶洞的总长已接近70公里。

  晚饭是绥阳县长请专家们吃饭,兴奋的尼古拉竟喝醉了,结果一连摔了好几跤。

  2月24日星期一阴

  今天跟随中方专家对阴河洞进行考察,这是一个水洞,不长,洞口隐藏在一丛竹子树后面,洞口外就是长势旺盛的油菜田,涨水季节,水从洞中涌出,灌溉两边的农田。在洞内的潭水里,我们发现了许多小虾,李坡告诉我,这叫钩虾。法方专家则继续对龙塘子洞和皮硝洞进行测量,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2月25日星期二阴

  今天,让·皮埃尔、西里瓦、马克·布依、钱治、贺文和我,一组人在当地人赵忠国的带领下,走了50多公里山路到川硐一带查找地表水源和寻找其他溶洞。

  路极泥泞难走。我们先到火土沟,赵忠国前一天曾在这里的一个水洞里找到了一只手指长的小娃娃鱼。经川硐后再回到大湾,在大湾当地人称的一个落水孔,让·皮埃尔钻进去看后出来直竖大拇指。他说这个洞看上去应该是走向龙塘子洞,决定改日来探。

  2月27日星期四小雨

  经过昨天的休整,今天又到让水村,一组人进入大洞继续测量,我们一组人寻找在传说中可以与双河洞相通的一个“神秘”洞口。

  在两位70多岁的老人的带领下,在当地人称干矸子沟的一个山脊的凹口处,我们终于找到这个洞口。这个洞其实并不隐蔽,但据老人们说,这一带以前有很多土匪,老巢就在这个洞里,不知多少年前,周围受苦的村民一怒之下,团结起来,趁晚上用大石块将这个洞口封闭起来,将这些土匪毙在洞中,然后在洞口上建了一座庙,以镇邪气。但这个庙后来被毁,我们仅能看见一堵长满青苔的石墙和后人用石块堆砌的一座石“庙”。若无人指点,谁也不会相信这儿百年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虽然发现该洞,但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将其打开,只好留待以后再来了。

  下午6点,我们到达大洞,看见从洞中出来的队员已将洞中的保险绳都收了出来,原来是因为涨水,将原本可以通过的一个洞口封住,看来这次是不能继续对该洞进行测量了。这真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

  2月28日星期五阴

  本次考察只剩最后两天了,除了少部分队员继续对双河洞一些洞进行测量外,其余人大都在整理资料。今天,我们应邀到离绥阳不远的桑木坝红花村勘测一个风洞。

  这个洞共有三层,从一个极狭的通道进入第一层后发现,里面钟乳丛生,形状怪异,但面积不大。要下到第二层和第三层都要用保险绳,这两层就几乎没有石钟乳,但里面水潭极多也深,让·波塔兹与西里瓦垂直向下有150米后,由于所带打保险的岩钉不够,只好返回。短短的377米竟走了三个半小时。

  3月1日星期六多云

  今天开始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西里瓦和尼古拉等几人去对山王洞做最后的测量。

  晚上,本次勘测的最后结果出来了——70.502公里,比以前的52.3公里的长度大大增加,又刷新了纪录。遗憾的是大洞没有走通,传说中它虽然与双河水洞相通,但此次无法证实了,这也为双河溶洞的真实长度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双河溶洞群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长洞”了!

TAG: 洞穴探险 双河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