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绥阳网 >> 诗乡资讯 >> 双河洞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探险双河洞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国家地理   发布者:Jean Bottazzi
热度849票  浏览787次 【共1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5年10月31日 08:42

  2001年冬季,我来到绥阳县,和双河洞有了第一次接触。

  那时,我带领的这支法国洞穴探险队里共有6位洞穴学家,其中有几位还是进洞深度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我们渴望的是新奇和挑战。但是,几个中、日探洞队已先于我们来过这里了。贵州山地所的李坡寄来了一张双河洞已探洞穴的概略图,日本人还写出了厚厚的考察报告。他们的资料对我们很有帮助,不过,因此我也有些担心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考察过的目标上。


  第一次的成绩:50公里的洞穴测量图
  
  那是个阴雨天,我们的汽车在通往桂花村的泥泞小道“抛锚”了。停车等待时,我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漂亮的洞口。向导告诉我,它就是麻黄洞,日本探洞队早已考察过了:它不深,也没有与其他洞相连。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一个溶洞的生命必然是和一条河流休戚相关的。双河原是一条地表河的名字。用双河来命名由它而“生”的溶洞,自然是最贴切的选择了。双河洞是一个复杂的洞穴系统,是“无山不空,无洞不连”的真实写照,而麻黄洞和后文将提及的一些洞穴,都是这个系统的单元之一。

  趁着其他队员还在吃饭,我沿着小路,第一次进入了麻黄洞。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廊道顶部有侵蚀的痕迹。这表明它是由于水的进入而形成的。这个洞穴有很明显的人迹,一些大石头被整齐地堆放在一起,象征性地挡住了去路。绕过它们,我看到了一些废弃的炊具。一些黏土上还有采硝的痕迹。继续向前走,则是一段令人愉悦的廊道,一股强劲的凉风吹过,从洞顶跌落的水珠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长长的水迹。又往前走了几百米,到达日本探险队所至最深处时,我忽然有了预感:麻黄洞实际上非常重要,应该对它进行更深入的考察……

  第二天,我们去了红罩子洞。李坡的探洞队曾考察过它,但他的3个分队都被竖井挡了去路。红罩子洞是个典型的落水洞,洞口有两条瀑布,洞壁被冲刷得很光滑。风也从洞口灌了进去,因为洞内温度相对较高,水分蒸发,形成了持久的薄雾。很快,我们到达了最底部的那个竖井,顺着绳子下降了23米,井底还深不可及。糟糕!为了轻装前行,我们只带了必需的物品,没有更多的绳子了。幸运的是,我发现这个竖井的中部有一条廊道。于是,我们钻进这条廊道前行。耳边忽远忽近水声一路随行,拐过一个弯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洞中瀑布……

  依据我次探察,我们绘制了2公里的红罩子洞测量图(按照国际惯例,确定洞穴的长度必须有相应的测量图作为依据)。我想,红罩子洞是一个落水洞,一直有水流入,而麻黄洞则是由曾经进入它的水冲击而成的。可是麻黄洞的水从哪里来?红罩子洞里的水又将去向何方?红罩子洞里共分上中下三层,麻黄洞只有一个廊道,这两个洞是如何连接到一起的呢?

  双河洞就是这样一个复杂迷人的地方。那时我们并不清楚,它“将”长达85.3公里,位居中国洞穴之首,亚洲第二和世界第二十名。我们只是听说它非常庞大。洞穴学给人的乐趣就是在于人们可以自己提出问题并自己想象答案,之后再去实地考证。如果没有洞穴测量技术,这一学科就会变得不可捉摸甚至是不可获知的。可是,怎样才能测量出一个像双河这么庞大的洞穴的长度呢?办法只有一个:一段一段地测量,把谜团一个一个地解开。

  一个个谜团促使我们在双河洞停留了一段时间,小心翼翼地去探寻它的特殊地带。穿过黑色而潮湿的大块岩石,我们到了一个小小的洞中之洞——“结节厅”这个小厅只有100米长、25米宽,“貌不惊人”,因此这个名字很难自圆其说,但是我们发现它居然有7个出口。它给了我们答案。红罩子洞里的那条河流一直延伸至此,凉风也跟着吹到了这里。

  “结节厅”对我们的考察而言,好像阿拉丁的神灯,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一年,我们“顺藤摸瓜”,重新探测了日本考察队曾经探测的洞穴,之后又加上了我们自己新获得的数据,总共绘出了50公里长的洞穴测量图:包括麻黄洞的全部和红罩子洞的18公里,然后是皮硝洞、团堆窝水洞、杉林洞、龙潭子水洞,以及对双河洞暗河出口位置的标定。

  这座地下迷宫,在我们的面前,慢慢地开始展现出真实的容颜。

  第二次的成绩:中国最长的洞穴
  
  在双河洞探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候,走在泥泞的洞里,好像在滑沙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身陷其中难以自拨;有时候,你不得不手脚并用地爬行,或者被狭窄的过道卡住,进退两难;有时候整个人都得泡在冰冷的水中,甚至洇渡……

  尽管如此,这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满足感。因为它让我们进入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大多数隧道式洞穴往往只有一个入口和一个出口,但双河洞的出口入口可数以十计。

  而且,双河洞总有难解之谜。从“结节厅”的一个出口往上。我们发现一个小小的洞厅,那里有石笋被人偷采的痕迹。这种类似大屠杀的偷采在中国并不少见,在一些集市上我曾看到过石笋的销售。但是这次偷采却很像是发生在远古时代,因为通往这些石笋的路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了。

  我们努力爬上去,本来自以为是来到这个高度的度一批人,却惊愕地发现在地上有人赤脚走过的印迹。这些脚印看起来历史相当久远。

  这里离入口很远,我开始猜测此地是另外一个入口。可是细致地考察后,假设被推翻了。在洞穴入口处发出脚印一点也不稀罕,但是进入此腹地的道路不仅很长,而且相当复杂。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呢?或许以前这里有入口,由于环境的变化又消失了?我想不出答案,只能决定把这些古老的脚印完好地保存下来。

  2003年冬天,我们又一次来到了双河。这次探洞队的人数是上次的两倍,其中还有喀斯特和洞穴生物领域的专家。双河洞生活着许多生物,其中最常见的是一种白色的小蝌蚪,它们值得专家的深入研究。在装备方面,除了传统的探洞工具绳、船、缆绳、电钻以外,我们还带了渔具以调查水生动物和充足的颜料以更好地核实暗河的流向。

  这次考察的第一天,我们的汽车又在泥泞的道路上陷进去了。但是人多力量大,我们终于成功地到达目的地——麻黄洞。到达后,我们把颜料放进了麻黄洞里暗河的最下游,进行一个简单的连通试验。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每天都在大鱼泉监视着水的颜色变化。只要这种染色的水出现大鱼泉就可以证实我们猜想的流向。但是,我们犯了个小小的错误,采用了绿色的颜料,就像最常见的中国大部分河流的颜色一样。所以,当我们看到它流出的时候,也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幸好我们安置了一些传感器。它带给了我们暗河从双河河床的底部通过又从大鱼泉流出的证据。

  2003年我们的目的是使双河洞成为中国最长的洞穴。从数学方面说,只要连接起那里所有已知洞穴的长度就可以了。但问题的关键是,皮硝洞、麻黄洞、团堆窝水洞等,各自发育于不同的地质年代,它们到底是怎么连接的呢?我们猜测龙潭子水洞里的暗河是团堆窝水洞暗河的上游,这也需要证实。

  探洞的过程中,充满了让人跃跃欲试的艰险和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在考察团堆窝水洞和它的支洞石膏洞 的连接点时,一天,我和我的搭档试着探测了一段,但是好像南辕北辙、偏离了方向。晚上,我们进行了激烈的讨论,然后严格地按照方位、比例绘制了己测量过的全部洞穴,忽然有了新的发现:歪打正着,我们走错的地方就在团堆窝水洞大溶斗的正下方。

  龙潭子水洞是双河洞穴系统里最具观赏价值的一个,日本探洞队己经测量过它,但是没有找到它和团堆窝水洞之间的联系。正好,探洞队里其他的小组陆续完成了任务,找到了杉林洞、何家洞与团堆窝水洞之间的连接点。于是,我把队员重新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别从龙潭子水洞和团堆窝水洞出发,以期会合。

  我和尼古拉从团堆窝水洞逆流面上。一开始,河道很宽、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在岸边行走,从一块岩石蹦到另一块岩石。不幸的是,越往上走洞顶越低,几乎就要帖到水面上了。

  面对这样的充水通道,我们只能后退,另觅出路。但是,没有别的路了。想要通过,只能从水中穿过。我掂着脚尖走进了水中,一开始头还能勉强露出水面。慢慢前行,拐过一具小弯,洞顶和水面之间的间隙好像一道裂缝伸向远方。这条裂缝太窄了,我把头埋人水中,好像仰泳一样,继续前行。幸而漆黑而又宽阔的洞顶渐渐地开始回升了。我又走了十几米,便完全走出了水面。

  在脚下这堆满有黑卵石的河岸上,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崭新的路标!看来从龙潭子水洞出发的队伍己经来过这里了。我扭过身,惊喜地朝尼古拉大喊。令我更惊喜的是,回答我的不是尼古拉。

  原来,龙潭子水洞小组和我们差不多在同一时刻,遇到了同一个路障。他们判断这个障碍不容易逾越,决定折返出洞。他们走得还不远,听见了我的呼喊。

  尼古拉很快就赶上来了,剩下的工作只是程式化的测量和类似于旅游的观光。在我们绘制的双河洞穴系统上,这两个水洞的连接就算完成了。

  2003年的探险结束后,双河洞全长达到54公里,超越全长52.8公里的腾龙洞,成为了中国最长的洞穴。另外,皮硝洞、大风洞、大洞合计已测量了约20公里,因为尚未找到它们和双河的连接点,我们没有把这20公里计算在内。

  进一步的考察目标:100公里
  
  2004年我们的双河探洞队人数较少,而且第一次选择了夏天。目标比较简单:把大风洞和皮硝洞连接起来。我们穿着救身衣下水走了大约200米就完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我们携带了家眷,以便她们更加理解我们的度假方式。而且,我们接受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3位记者的专程采访。正因为这样的渊源,加之双河洞的魅力,我今天非常乐意为这本杂志撰写这篇文章。

  2005年我们的目标——寻找皮硝洞和双河水洞的汇合处,就比较复杂了。从地图上,我们发现皮硝洞的入口与双河水洞的最下游重叠在一起,但是两者之间海拨高度相差180米,而垂直的探测总是比水平的探测困难得多。

  复杂的探测过程就不一一赘述了,许多我们认为有意义的情节可能你也不会感兴趣。总之,我们从皮硝洞的上下左右各个侧面企图突破。一次,当我们从皮硝洞洞顶南侧的一个竖井入手,似乎看到了曙光。

  这个竖井很难进入,一进去就必须把身体蜷起来,从而下到另一个竖井里。在第二个竖井,水从各个方向涌了过来。我一直沿着内壁,越走越深。当时的情形最关键之处是找到一个空隙,里面没有水挡路。于是我进入了一个小洞,洞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瀑布。借着头灯的照射,我猜想瀑布后面没有更多的水,于是轻轻地穿过了水帘,发现那里还有一口竖井。罗伯特拿来了绳子和电钻,我准备下去。可绳子又太短了!我没能到达井底,只能看见下面还有个小瀑布。

  于是我们带着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回去了:似乎有一条路通往下面的地层,不过如果涨水就太危险了。在洞穴学中,我们总是避免着与自然作对,与瀑布对抗。因为,在人和水的斗争里,水总是胜利者。

  这是我们在双河第99次探洞的经历。后来,我们运气不错,找到了一条绕远的路但却可以让我们躲过这条瀑布,并且实现了很久以来的想法,从这里进入皮硝洞。但是,这只是那个错综复杂的连接点寻觅过程中的一个花絮。我们在双河的考察迅速从99次达到了123次,才完成了既定任务。

  至此,双河洞穴长达85.3公里,人口达27个。同时,我们还找到了一些入口,但没能确定它们与双河洞穴系统的连接点。因此,需要考察的项目还很多。我们估计,双河的长度完全可以超过100公里,并成为亚洲之冠(在亚洲,已经测量出的最长的洞穴位于马来西亚,长度为109公里)。不过,探险活动将变得越来越很难,所以越来越需要有时间和有能力的考察队员,投入到这个艰苦而昂贵的活动中。

  洞穴探险不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活动。我们要自己买往返机票并支付一切考察费用,考察后还要在下一年的业余时间进行专门的研究。但是它的魅力就在于发现。我们将继续付出努力来继续探险,只为一个理由:双河值得付出努力。

  《中国国家地理·选美中国特辑》2005年第10期 (本文已由陈天水参照原刊输入校对)

TAG: 洞穴探险 双河洞
上一篇 下一篇
新绥阳网北京市网通网友 ip: 123.113.*.*
2011-01-27 16:13:31
《中国国家地理·选美中国特辑》2005年第10期,
我看过了,好文章,好消息。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 穿衣搭配 | 特价手机 | 聚划算 | 阿里旅行 | 特价机票 | 购物客 | 当当书店 | 京东商城 | 国美在线 | 1号店 | 苏宁易购 | 小米手机 | 携程机票酒店 | 同程网 | 大众点评 |